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太陽依舊上昇

by SALLY

        你應該更任性一點!

  得知亞修的死訊之後,英二直覺就是要回紐約
市。雖然紐約已經沒有亞修了,英二就像個小孩子
一樣,一定要親自去知道亞修的死訊,他沒有辦法
憑著別人告訴他的消息來確定,因為亞修有過很多
次幾乎死亡的情況,都仍然能再活著,這次也一定
只是一場虛驚罷了。英二如此告訴自己:
  是的,這次你一定要任性一點!

  這次去紐約市的心情和第一次去的時候不一樣
,這次是有目的、目標的。英二在飛機上沒有說太
多話,只是沉在自己的世界裡,俊一在旁邊,想說
點什麼,但話到喉嚨就又吞回去了。他知道英二對
於亞修的死,一定是很難過的,但他不知道要怎麼
樣來安慰英二,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說,只有一些諸
如「你要咖啡嗎?」或者「去廁所一下!」之類無
聊的對話。
  英二其實並不怎麼傷心,他反而覺得很高興,
因為他知道他將要見到亞修平安無事,只是一場誤
會這樣圓滿的結局。他告訴自己:
  是的,這次你一定要任性一點!

  抵達JFK機場,下飛機、通關,所有的程序
都和以往一樣,但是當一切手續辦完之後,英二像
被人追趕一樣加快腳步,等到俊一查覺到,英二已
經走得老遠了。英二他知道,亞修在等他!
  這次你一定要任性一點!

 

     英二看見亞修在計程車候車處站著,看起來氣色非常好,只
是有點疲倦,英二很想立刻抱住亞修,可是他沒有,他連忙拉亞
修坐進一輛計程車內,往曼哈頓方向開去。俊一的叫聲愈來愈遠
,愈來愈模糊。
  計程車上靜的令人不舒服,亞修一句話都沒有說,英二想打
破這個寧靜,卻不知道從何說起。車子開上Queensboro橋,曼哈
頓中城區的摩天大樓愈來愈近,像墓碑一樣的高樓在藍色的天空
延伸,愈近天空變得愈小,愈看不見,愈灰暗。橋上地鐵車廂卡
躂卡躂的駛過,英二覺得快窒息了,一駛入曼哈頓便馬上下車。

  是該說點什麼話,英二心裡想著。亞修首先打破沉默。
  「真高興你能回來!」
  英二有點吃驚,吱吱唔唔語無倫次,亞修看見英二的樣子,
笑了。整個城市看起來可愛多了,行道樹也充滿生氣,連面無表
情的行人看起來也像在微笑。
    「我真的很擔心你!你的傷嚴重嗎?」英二問。
  「好多了!如果嚴重的話,我還能站在這裡和你說話嗎?」
  「是啊!」英二像放下重擔一樣哈哈的笑了。

  曼哈頓是最適合行人的,英二真的好久沒有和亞修漫步在街
道上了,這樣優閒的、無憂無慮的。不知怎麼的,英二和亞修之
間的對話,像忘了現在一樣,不是說從前的事,就是說未來的事

  「你還記得我教你的日文嗎?」
    「當然!因為要去日本啊!你要不要考考看啊?」
  「你還想去日本?」
  「是啊!你後悔了嗎?」
  「我當然沒有後悔,我很驚訝。」
  「為什麼?」
  「現在一切似乎都結束,你又成為街頭老大,所以....。」
    「所以你認為我已經不想去了?你認為我當初只是想逃避,
而敷衍你的?」
  「不是的!我只是......。」
    「英二,」亞修抓住英二。「我知道我就像瘟神一樣會帶給
你災害,可是,我真的很想了解你生長的國家、你的家人,就像
你了解我一樣,我也想了解你的一切。」
  英二看著亞修,亞修表現得很激動,英二一句話也沒說,只
對著亞修微笑,而亞修看見英二的微笑,也跟著笑了。兩個人像
有心電感應一般,不用言語,就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意。第五大道
上的高樓,對於英二來說,都變得毫不起眼,連神所住的聖派屈
克教堂,也像失去力量般,不能使英二感受到祂的影響力。英二
的心裡,只有亞修而已,只有亞修才是最真實的。

  到了東四十二街,熟悉的景色映在英二眼前。
    「你想進去吧?」
    「嗯。」
    於是他們步上市立圖書館的階梯,亞修像以往一樣,拿了一
堆書,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起書來了。英二一直都像不屬於圖
書館似的,不知道要做什麼,但是這次他一反往常,不去吵亞修
,而坐著安靜地看著亞修。亞修也不時地看著英二,微笑,又繼
續看書。英二偶爾會離開位子,但不管他去那個角落,都不忘時
時看著亞修,深怕他會消失,就像一個人好不容易佔了位子,擔
心會被別人佔走一樣。亞修也不時地拿下眼鏡,尋找英二的影子 
,像個貪玩的孩子,怕找不到母親的身影。當他們互相找到對方
,微笑,鬆了口氣,又繼續自己手邊的事。整個圖書室充滿一片
詳和、寧靜。

  5:30pm,離閉館還有十五分鐘,英二想告訴亞修該走了,突
然他被人拍了一下。是俊一。
  「我就知道你在這!你怎麼把我丟了不管?」
  「對不起!」英二有些內疚。
  「沒關係啦!還沒吃晚飯吧?快閉館了,我們走吧!」
  「等一下!我去叫亞修!」英二轉身走開。
  「你說什麼?你說亞修沒死?」
  俊一很驚訝,跟著英二跑去,他看見英二對著無人的座位微
笑、說話。英二又跑了回來。
  「我們去日本餐廳吃晚飯好不好?亞修想吃壽司哩!」
  「英二!」
  「而且我也不想第一天就吃漢堡!」
  「英二,夠了!」
  「怎麼了?你還在生我的氣?我很抱歉把你丟下來,我看到
亞修,實在高興的......。」
     「醒醒吧!亞修已經死了!」俊一幾乎用叫的說。
  「對不起,」一位圖書館員走來。「我們要閉館了,請明天
再來吧!」
  「俊一!我們出去吧!亞修?」英二推著俊一,並回頭看著
亞修,步下台階,俊一並沒有看著英二。
  「英二,亞修已經死了。」
  「他只是受傷了,你看,他還沒完全復原,但他確實沒死。
」英二朝著階梯看,亞修站在階梯上,笑著。
  「面對現實吧!英二!」俊一還是沒有看著英二,也沒有看
著亞修。「亞修死了,死在圖書館裡。」
  「沒有........。」英二呆看著亞修。「沒有........。」
    英二一直看著亞修,亞修的微笑變得很陌生,怎麼會這麼陌
生呢?亞修的身影,在英二眼裡,愈來愈模糊,亞修的微笑,也
愈來愈陌生。英二的眼淚,無意識地流下來了。
  「對不起....。」英二像說給自己聽一樣,把話說在嘴邊。
  是的,英二覺得很抱歉,他很抱歉自己沒有更任性一點。當
初就算會有危險,也硬要把亞修帶到日本去,明知亞修只關心他
一個人,明知只有自己才能影響亞修,明知只要再任性一點,就
有機會帶走亞修。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做,想保護亞修卻沒有行動
。英二的眼淚像洪水般止不住,這是他自從聽到亞修的死訊之後
頭一次真正的感到悲傷,也頭一次這樣地為亞修的死掉淚。他站
在原地,一點也不管路人的眼光,毫無保留地任眼淚不斷流下來

  圖書館關閉了,忙碌的人們也下班了,街上又充滿著回家的
人們以及逛街的人們,道路上又再次塞滿了汽車,計程車依舊是
生意興隆,地鐵的呼嘯聲依舊從腳下傳出來。天空漸漸地變黑變
暗,商店的霓虹燈依舊遮蓋著星光。城市進入夜晚,人們走動,
停留,談話,回家,最後上床睡覺,這一天結束了。明日,太陽
依舊上昇。

END